第九十五章 说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耿笑雪在外面久久没有看见二皇子回来,心里也不免有一些着急,毕竟太子的事情他到现在还没有解决,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她没有在身边的话,恐怕会很严重。

想到这里的时候耿笑雪便是越来越担心了,但是现在她却找不到他的下落,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一般情况下在这个时候他走的话事先一定会通知她一声。

现在无缘无故就消失,确实引起别人很大的怀疑,让她也不由得会多想一些,耿笑雪疾步往前走着,忽然看见太子的随从鬼鬼祟祟的从一条草丛里面进去。

她定睛一瞅,这随从不是一直在太子身边的那个人吗?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但是直觉告诉她,似乎他和二皇子的失踪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她便偷偷的跟在后面…

“事情到底办得怎么样?他到底有没有进去?”

“主子放心,你交代好的事情自然一定会确保办成,景阳公主也早就被我们放进去了,估计现在正在…”随从有一些不好意思,这种话更是有一点说不出嘴,但是事到如今却不得不说上一句。

太子冷冷的笑着…

“干的不错,如果有一天我登上了皇位,我绝对不会亏待于你。”谁都知道这不过只是一个场面话罢了,太子是什么人?这么长时间他看的还是很透彻的,不过他只是担心于自己的性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会轮得那么一个不堪的下场。

“你放心,都已经办好办妥当了。”

耿笑雪在暗处静静地听着两个人的说话,确实有很多的疑点,什么叫做事情办妥当了,什么事情办得这么妥当,一定是和二皇子有关的,不然的话绝对不会让太子这么高兴。

“那赶紧下去吧,还不找人赶紧给我盯在那里,一会父皇就来了,我一定要父皇亲眼看到。”太子说完之后,旁边的随从就点了点头。

耿笑雪已经下了决心,她一会儿就跟在这个随从的后面跟着他,看他到底往哪里去,不然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找到二皇子的。

这个随从看起来表情很不自然,好像是有人在强迫他做事情一样。

“我一定会好好的看着,绝对不会破坏太子的宏图伟业。”这句话说完之后,随从重新退下了,看着他额间的冷汗一阵又一阵的,耿笑雪也不紧嗤笑一声。

什么人给他一起办事,都会想着退路,不然的话,在那个吸血鬼的手里又有什么全身而退的下场啊?

随从从太子的地方出来,十分紧张的往前走,生怕被人发现了一样,这种伤心害理的事情他确实是第一次做,以前太子一般只会交代他做一些小的事情,虽然心里也会过意不去,但是从来都没有像今天一样。

兄妹乱伦的事情,居然是他一手促成的,不知道到时候他到底会怎么想自己。

耿笑雪走上去,忽然间一个身影便挡在了随从的身前,随从愣在那里,忽然发现耿笑雪的面孔无比熟悉,再想了很长时间之后,便也确定了耿笑雪的身份。

他倒是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看到了耿笑雪,耿笑雪在那里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他不仅有一些惧怕,生怕她看出些什么。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二皇子究竟在什么地方?”耿笑雪也不愿意跟这个随从磨磨唧唧了,单刀直入便进入了主题。

随从一个发愣,不知道该如何说,她没有想到她居然想得那么周全,现在就已经知道二皇子已经被太子给设计了。

随从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强迫自己和耿笑雪眼神对视。

“我怎么知道?我现在不过是想要去帮太子办一些琐碎的事情,至于二皇子,我来到现在确实是没有看到他的下落,即使我没有看到,你也不至于在这里一字一句的问我呀,这件事情跟我确实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说完之后眼神有一些飘忽不定,显然对于这件事情他就是说谎了的,但是他又怎么可能会承认呢!

现在这个情况只有把眼前这个烦闷,糟糕的女人打发走才算好的。

“你如果不愿意说的话,我也可以理解,但是我自然会想方设法的让你说,毕竟你是帮太子办事的人,我都十分的同情你,这件事情办完之后,估计你也没有活命的机会了吧?”

耿笑雪的一句话语气十分的沉静,却像是一颗石子打上水波一样镇静无痕,却在随从的心里激起了很大的一片涟漪。

耿笑雪说的话,他很准确的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是完全没有想过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

“太子对我很好,我也对他很忠心,他自然不会亏待于我。”随从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有一些发虚,但还是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对视着耿笑雪,耿笑雪不由得有一些轻笑,她不过只是随随便便的扯两句话,想要挑拨离间一下,没想到这个随从就慌成这个样子。

如果没有鬼的话才是真正的见鬼了。

“如果你非要这么想这么说的话,我也是可以理解你和太子殿下的主仆之情不是常人能比的,但是你也要考虑一下太子殿下究竟是怎么想你,你替他办的这件事情,确实是掉脑袋的事,留着你确实也是一个祸根,而且你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倘若陷害二皇子这件事情被捅了出去,你觉得替罪羊会是谁呢?”

这几句话忽然间在他的心里打上了枷锁一样,随从不吱声,但是目光却十分的飘忽,想着太子平常对他的一些行为,努力找着让自己相信的点。

他知道太子这个人多疑不说,更是连谁都不信,就连皇后她的亲生母亲,他也不是完完全全信赖的,这样的一个很多的人,怎么可能会十分相信自己呢!

跟在他的身边也不过只是一时的,但是他早就已经没有了抽身的理由,此时抽身出来的话,太子也绝对不会放过他。

“请皇子妃说话要谨慎一点,太子从来都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我在他的身边也呆了很长时间,他都是兢兢业业的为朝政尽自己的职责,还请太子妃说话的时候千万不要带上太子。”

这个时候还能对太子一番真心,这确实也是很难得的了,耿笑雪笑了笑,形容十分的镇静,但是她心里早就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至于二皇子现在究竟是什么样的处境,但是表面上她还是要冷静一些的好,不然的话他说这样的话,又有谁可以为他主持一些公道的。

“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也自然明白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太子这种人绝对不会对你有什么真心,你在他身边呆的时间长了也不会有什么好处,如果你现在愿意弃暗投明的话,二皇子府随时都对你敞开的,我知道颜梦那个女人是你们太子的人,至于他有什么阴谋最好别被我发现。”

耿笑雪说的这一番话,像是实打实的在随从在心里打下的烙铁一般,他自然知道耿笑雪这个女人也是说话算话的,她也有通天的本事,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他却造了一个无比焦着的地步。

在现代的时候耿笑雪作为一个特工也是学过一些心理急防的战术,看着这个随从现在心已经微微有些动摇,她便更有自信了。

现在这个时候他都已经那么动摇,那么在不久的将来,也一定会完全听从她的话。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你一定是害怕违背了太子的意思,他不会放过你以及你的家人,但只要你现在悄悄的告诉我,我是绝对不会透露出你的。”

随从摇了摇头往后退了几步,自己刚才差点就被眼前这个女人说的话所蛊惑,如果自己没有做好这件事情的话,太子又怎么可能放过他呢?

太子的性格他也实在是太了解了,不成功便成仁,如果这件事情真的给太子带来什么影响,他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

“你帮我一次,我一定会记得你的好,如果你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会全力以赴,我耿笑雪自然是说到做到。”

不知道为什么,随从现在很想相信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她说话的时候很镇定,而且十分的真诚,完全不像是装的。

太子交代给他的事情,他还有一点时间,或者皇上到的时候就可以完成了,难道现在真的要功亏一篑吗?但是为什么却是如此动摇,随从现在已经陷入了十分纠结的一个状态。

耿笑雪也不着急,他现在已经是笼中鸟,逃也逃不开的了,她自然是静静等随从和他摊牌。

“现在你和太子的实力相差的那么悬殊,你到底拿什么可以和我保证,我不是那种看重自己这条命的人,但是我不仅仅只有我,还有我的家人,我自己怎么样都无所谓,我绝对不会允许我的家人受到什么威胁。”

随从紧急的说道,眼角眉梢凑起来的眉毛,却如论如何也放不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