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进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能不能赶紧走开,你到底谁想要干什么?你还觉得我们的关系不够尴尬不够危险吗?”

耿笑雪有一些想不明白,他今天究竟是怎么了?难道是被刺激到了吗?看样子倒是也不像啊!

“你何必这么让自己难受了。”

“我什么都不做,今天只是静静的抱着你睡一宿,只是静静的抱着你一下,你千万不要嫌弃我以后是怎么样,就让我抱着你就好。”

想到这里,她心里泛上一股心酸劲儿,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和她说,只是现在这副样子。他确实也没有什么脸面去面对她。

听到他这么说,耿笑雪心头有无端端的,有一些可怜他了,或许是平时不怎么关注这方面的事情吧,看到他现在这样,她更是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安慰他,却也不再说话了,便任由他这么抱着,两个人静静这么躺着,也没有做什么太出格的事情。

耿笑雪更是觉得瞌睡虫不停的在敲打着,实在没有忍住便直接睡了过去,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周围更是空无一人。

是啊,他又怎么可能等着她醒过来,难道还像以前一样吗?他们两个早就已经回到了不了以前那种状态了,只是摸一摸旁边的位置温度究竟还是热的。

丫鬟欢天喜地的跑了进来,着实把耿笑雪吓了一跳。

“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这么兴奋?”她有一些不理解,还以为真的出了什么大事呢!

“我怎么可能会不兴奋,刚才我看见二皇子从咱们屋里面出去了,二皇子这是有多长时间没有来过您这里了,你们是不是和好了呀?主子这样以后会不会没有人再敢欺负我们了。”

丫鬟十分的兴奋,问着问题更是心酸,丫鬟问到这里的时候,耿笑雪却也有一些心酸,原来她与二皇子之间的事情,多多少少也拖累了一下旁边的人。

“没有什么和好不和好,我们本身就是这种关系,他愿意留宿在我这里,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去打算,好了赶紧收拾一下起来吧。”

说着耿笑雪便从床上下来,整个一早上她都有一些心不在焉,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她也没有仔细的想要去问二皇子,整个人这段时间状态都不是很对,也是不停的在怀疑自己与柳青之间的关系。

柳青竟然已经取了景阳公主,更是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昨天到底是怎么度过的,新婚之夜的洞房里柳青总不会让景阳公主一个人度过吧?

情况倒是也没照耿笑雪猜测的偏离轨道多少?耿笑雪想着有时间一定要见柳青一面,想方设法得好好劝劝她。

这将军府的第一个早晨也是尴尬的,景阳公主随身携带的仆人倒是不老少,整个人嫁过来之后,礼制还是按照公主的礼制。

晚上,景阳公主想想也是尴尬的,两个人,真像两个孩子一样,一晚上一句话都没说,确实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景阳公主不知道从哪里问。

柳青自然也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接?所以便也就这么尴尬下去了,这种尴尬之气居然也持续到了今天早上。

“如果你不适应的话,我们以后可以一直这样子的,我不会多想什么。”景阳公主觉得有一些尴尬,赶紧穿好了衣服,看着柳青在他面前也不怎么太顾忌。

心里竟也微微开心了些许…

“公主不好意思,这种政治包办的婚姻我不是很想接受,这种事情我觉得如果不是两个互相很爱的人在一起的话便是对女孩是一种侮辱,我不想这样子对公主,还请公主理解我的用心。”

柳青说完之后,景阳公主点点头对他的喜欢变更事更多了,她很清楚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为人,自然也知道他不会轻易的骗自己。

今天既然这么说了,她自然是知道他是一个好人的。

“你放心你放心,我不会多想的,只要你不嫌弃我,我便是怎么样都不会怪你的。”

既然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他更是觉得景阳公主是挑不出来的,毕竟也是一个金枝玉叶被自己这么对待这么冷漠,也不说什么,自己给她一点点小小的关怀,就在这里欢呼雀跃的。

如果不对她好一点,柳青真的觉得自己像是一个畜生样子的了。

“对不起公主,是我对不起你,说到底还是我对不起你,如果有机会补偿你的话,我绝对不会再这么对你了。”

柳青看着景阳公主的样子,他迫不及待的点了点头,两个人就相伴着出去了,忽然之间他好像想到了耿笑雪,很长时间之前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如果他有一天真的喜欢上景阳公主,不就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吗?现在他也开始看着这份关系的事情了,他希望自己可以这样子,但也不会去辜负景阳公主对他的这份喜欢了。

“你放心,你不要太难受,我知道这件事情很多都是比较为难你了,我绝对不会让你太难过了,我会想方设法让你不要接受我父皇的对你的一些盘点。”

说到这里的时候,景阳公主有一些不好意思,他不想在他的眼里是一个通过父母做任何事的女人,她只是希望,在他的眼里她就是她。

“你放心我没有怪你,你父皇是你父皇,我会把这两件事情区别看带的。”这句话放在这里,景阳公主听着这边也是得劲儿了,她赶紧点了点头,便随着柳青出去了。

第一天自然是要陪景阳公主进宫,这件事情是皇室的规矩,他自然也不好去违背什么?

老将军笑嘻嘻的送景阳公主和柳青出去望着这一对璧人,他心里自然也是开心的,只希望有心的小伙子要自己珍惜景阳公主这个好女孩。

在他的眼里,他觉得景阳公主这个人还是不错的,皇宫门口之后恭迎的人还是很多,景阳公主毕竟是公主的身份回来,自然也是需要很多人,看着她进到了皇宫里面,柳青心头也是热热的。

“这种表面上的日子也不是很多,你还是暂且忍忍吧,我也是很没有办法了。”

景阳公主看着十分的无奈,柳青倒是不怎么在意,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他也没有什么矫情的资本,对着贾景阳公主笑了笑,扯着她的手便进去了。

景阳公主心跳很快,他从来都没有被柳青大庭广众之下拉着她的手,忽然感觉自己之前那条路选得很对,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也是可以站在他身边的人了。

即使知道,他的心里似乎从来都没有过她,不过她也是心甘情愿的,不管怎么说她只要每天可以看着他,她就已经很开心很快乐,见到皇上的时候皇上的表情并不是很好,但是看着景阳公主一点乐观的样子,他无奈也只能满足她的所有要求。

“我已经把我唯一一个宝贝女儿嫁到你那里了,你如果不好好对她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你是应该知道的,我向来不是那种好说话的人,只是希望你千万不要让她伤心。”

她毕竟是一个喜欢你的小姑娘。

皇上的这一番警告,柳青自然也是听得进去的。

“多谢皇上没有惩罚我之前糊涂的事儿,我以后自然是会对景阳公主好。”柳青说完之后在皇上这里略坐坐,景阳公主便跟着他去太后那里了,正巧的是耿笑雪和二皇子,今天也同样来看太后早就已经说好的日子,耿笑雪自然也不好意思,太过于拒绝,只是没有想到在这里居然也会看到柳青和景阳公主。

柳青和耿笑雪,此时此刻见面也是比较尴尬的,对于二皇子来说,他倒是不相信两个人之间真的有什么,只不过看到柳青这种憋屈的样子,他心里还是很不爽的。

“我的妹妹平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毛病,只是有一些骄纵了,你还是要稍微看着她一点,让着她一点,千万不要和她一般计较才好。”二皇子多说了几句,景阳公主自然也是感激他的,毕竟这个哥哥还是把他放在心上的。

如果是太子的话,自从景阳公主成亲到现在,更是连一个消息都没有,她是可以理解太子被皇上惩罚过,心情很不好,但是毕竟是自己亲妹妹的婚礼,他一点消息都没有,着实是有一些让人伤心,有一些过分了。

“多谢二哥对我的祝福,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的,你和二嫂虽然也是好好的。”

景阳公主实际上很喜欢耿笑雪,虽然说耿笑雪最近的事情她也听过了很多,只能是觉得二皇子府的那个颜梦实在是太过于心急了。

听到了景阳公主说这番话之后,耿笑雪有一些不好意思让一个公主这样说,她也没有做过太多的事情,二皇子看着耿笑雪那眼神仿佛是在说她用了什么样的方法,居然说服了景阳公主为她说话,耿笑雪心里也是不太得劲儿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