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交代清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到这些人这么劝自己这么想活命,他自然也是没有办法的,他又能说些什么呢?这确实也是关乎到他身家性命的事情,如果这女人真的是皇宫里面的人或许还特别珍贵的话,自己就把它玷污了。

那么齐国的二皇子岂不是要把自己千刀万剐了,也是有可能的想到这里刚才那一念之差,真差点害了自己。

“咱们赶紧走吧,那不会被发现吗?这么多人已经死在这里了,如果没发现咱们逃走了可怎么办?太子殿下是不会放过咱们的。”

他们小心翼翼的说道,显然对这事情十分的生气,毕竟保住自己的命运才是最首要的事情,太子殿下怎么会无端端发现他们怎么逃跑了呢?

“如果咱们现在走了会怎么样?现在走你还是不要再想了,这种事情又怎么可能像你说的那么容易呢,很多时候可不是像你说的那样简单!”

他说完之后紧接着后面瞪他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一开始让所有人都听了你的话不出去,说什么上有老下有小,所以在里面当缩头乌龟,结果被太子殿下施以酷刑,我们都没有说什么,还愿意跟着你走,你难道就不能为兄弟们的命想一想吗?”

旁边的一个排头兵,看他越来越不顺眼,便开始大声骂道,显然也是把他气的够呛。

“少在这里装什么骄傲,装什么自豪的样子,说什么是我的问题,在这里开什么玩笑,虽然说这件事情跟我有一定的关系,但是你自己难道就不想活吗?说那些没有用的事干什么?”

他说完之后更是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他那眼神里面尽是不屑。

“我虽然想活,但是我也不至于当逃兵啊,不是你当时一句又一句的跟我说那么多,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会背叛赵国,就这样的名声传回去,就算是我活着,我又怎么好意思见我的妻儿老小呢?”

他说完之后神色之间更是有一些愤怒,他更是知道自己这样是不对的,只是当时一时贪图他所说的那些好处,并且真的就这么做了。

“你现在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还在这里考虑这么些有什么用,还是走好现在的每一步才是,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活着,赵国太子即使再过分再心血狠毒,他也不至于为难你的妻儿,你到时候偷偷摸摸的把你的妻儿接过来不就好了吗?”

另一个排头兵说道,显然不是很在乎。

“你说的倒是简单,但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如果咱们真的跑了的话,你觉得赵国太子不会派人在我们家的门口等着,你倒是不在乎了,从小到大骂你的老父亲,老母亲,你的媳妇让你送到妓院里头去,你的女儿也被你活活饿死你又算什么?当初赵国找你这样的兵便是一个错误。”

他刚说完这抬头兵就有一些生气,他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烂大街,谁人都知道了,现在他后来说出去更是坏了他的名声,他心里边更是十分生气了。

“你少在这里说这种话,你又没有任何证据少在这里诋毁我,你是自愿跟着我走的,我又没有逼你,说这些是做什么?”旁边的排头兵也觉得面上无光开始大声的嚷嚷起来,不过声音着实很小,显然也是注意到了旁边还有那么多的人。

景阳公主在旁边一句话都没有说,而是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希望这些人没有看到她,退了后面的时候前面的一个排头兵,定然是发现了景阳公主不停的摇着头,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丝活路,那乞求的目光看着更是可怜。

他心中也有一些不忍,闭了想要张开的嘴,但随即觉得有些不对,倘若他要是把景阳公主放出去的话,岂不是他们都没活路了,但是触及到景阳公主的目光,他确实有一些难受,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

“那女人又跑了,你如果再吵的话,他马上就要溜走了。”他刚说完所有的排头兵,便往他那个方向看去,景阳公主脚下生风赶紧往林子深处跑去,也不管刚才包袱里的东西,虽然还是被绑着,由于刚才他们半路吵起来,所以也没有绑的完全。

现在至少腿还是可以活动可以方便的,他便开始大步大步的跑着,时不时的还回头瞅两眼,却也是十分的担心,十分的害怕。

“你们刚才干什么呢?人都跑了还不知道赶紧追,简直就是一群废物。”他大声的骂着旁边的人却也是十分的难受。

“你少在这里张口骂我们,你难道还以为你之前是军营里的头吗?现在咱们所有人都是统一的都是公平的,如果你再骂我们的话,小心我在这里就把你给解决了,让你这张嘴继续喷屎。”

旁边的一个排头兵再也忍不住开始对着他破口大骂了起来,他忍着这破脾气已经忍了很长时间了,终于有一天她便时再也忍不了了。

“你说那些话都是没有用的,你这个垃圾如果没有我的话,你怎么带别人去逃命?所有人想要命,想要要自己身上这条命,想要为自己家的那些老小的负责的话就跟着我少跟这种人走,他便是什么也带不了你。”

他在旁边说的这些也着实很吸引人的主意,他们确实是想要活着。

“你少在这里放屁!”另一个排头兵,满脸的大胡子,但是气场却也是十分的强大。

“刚才还是我把绳子给弄开的,不然的话你就在那里一直乞求的份儿,明明是个废物还在这里说这么多废话。”他大声的骂着,显然也没有把他看在眼里,他听这话更是十分的恼怒。

景阳公主没过多长时间便被抓了回来,更是被控制的牢牢的像是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

“能不能不要把我送到齐国去?我真的不是齐国人,你就算把我送过去也是没有用的,他们只会把你给抓起来,这些都是没有用的。”她刚说完话旁边的人便也停下了脚步。

“大哥你说会不会是真的,如果她真的是没有用的什么人,咱们把她送回齐国去,倘若齐国真的知道他是什么没有用的人,把咱们再送回到赵国去,咱们岂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而且还没有这次这么好的运气。

他在旁边说的显然是十分害怕,现在至少他们是自由的,如果再陷入之前的那个状态,那就是必死无疑了,他说这话旁边的人也不由得有一些犹豫,单凭那几个钗子和她的皮肤,和她手上的那些东西来做决定的话,感觉她确实是皇宫中的人。

但是他这么说也不是那么敢保证死丫头。

”我问你,你到底是哪里的人,你到底是不是皇宫中的贵人或者是公主娘娘什么的。”他不停的说着,她却也不停的摇头,景阳公主自是不敢把真实身份告诉他,如果告诉他的话,那么她在他的手中便是一个大大的把柄了,他又怎么可能实话实说的。

“少在这里装蒜了,你难道还能骗得过我吗?我们毕竟也是老兵了,也能分得清好坏,难道你把我们当傻子耍吗?”

说着一个老兵直接把景阳公主的下巴抬了起来,力气十分的大景阳公主表情甚是痛苦,像是她要把她的下巴捏碎了一样。

“我没有撒谎骗你,倘若你不信的话,你完全可以去看,倘若我骗你的话,我又何必在这里跟你说这么多呢!”他说的好像也有那么一点道理,确实有一些举棋不定了。

“那你要不是齐国公主的话,既然是更好,我们直接把你给就地正法了,随便给你卖到一个什么花满楼去,也够你好好活一辈子了,就不要在这地方来回呆了,每天吃不饱穿不暖的。”

旁边的一个排头兵笑呵呵的说,后面的士兵却没有他那么好的心情,倘若她跟齐国皇宫里的没有什么关系的话,他们可就白在这里做了这么半天的白日梦了。

“不,你们不能这么对我,你们坚决不可以把我卖到这里。”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心情更有一些慌了,便往后退了几步,一下子便跌坐在地上,但显然也是什么都没有用的,现在等着他的更是两条路,难道真的让她承认她的身份吗?

那岂不是完全害了柳青,可是倘若他在不说清楚的话,这些人是不会放过她的,她一定会被拉到一个地方随意让人侮辱,随意让人践踏,那样的生活,她还不如死掉。

这样想来他更是万分纠结。

“那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现在最好把你的身份什么的都给我交代清楚了,不然的话我们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这几个人都是黑心肠的士兵,在军营里面也是各种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人,又怎么可能会看在他可怜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份上放过他们,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我确实是齐国皇宫中的人,但是我的身份不怎么正规,你们就算拿我去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用的。”她小声的说道倒也算得上是承认了几个排头兵,随即便放了心,哈哈大笑起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