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明终极玩家 > 第12章.周氏(求推荐票)

我的书架

第12章.周氏(求推荐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吃饱喝足之后,朱厚照想躲回去研究金手指。

  刘瑾在听说朱厚照要回寝宫时,提醒道:“太子爷,每月朔望两日您都是要去探视太皇太后的。今个为朔日,您还是要去清宁宫西边走一遭的。”

  朱厚照了然,他住在清宁宫之东,而太皇太后周氏住在西边静养天年。周氏乃是“大明战神”朱祁镇的妃子,当今皇帝朱佑樘的祖母。老朱家都是隔辈亲,老人家很喜欢弘治这个孙子。

  再到后来朱厚照出世,周氏依旧不减对孙辈们的疼爱。原本朱佑樘是想给老人家安排到南宫去,可周氏特别喜欢曾孙子朱厚照,因此弘治才将清宁宫划分东西,让太子的居所靠近周氏。

  看望老人理所应当,朱厚照也不差这点时间。

  刘瑾引路,朱厚照跟在后面吊儿郎当地走着,倒也没有多久就到了周氏的居所。

  周氏居住的地方有一处花园,时值秋节,这里的景致自然比不上春日的姹紫嫣红。但是院中也不尽黄叶秋枫,还是有不少绿意盎然的园植点缀其中。

  朱厚照就认得出来几种花,那黄中带粉的便是三变花,号称颜色一日三变。除此之外还有看尽西风木槿花。

  其实最熟悉的还是恰逢时节的秋菊,可以晒干了泡茶喝。

  不过这些花的香味都被园中的桂花给压住了。

  朱厚照目光投向那棵最大的桂花树,巨大的树冠底下坐着一位面容骨感的老人,紫檀木椅后是两个年岁不小的宫女。

  只能说岁月从不败美人,朱厚照能从老人的气质中看到对方年轻时的芳华。

  秋风卷起,满园桂香。

  周氏抬头注视纷舞的桂花,思绪不知道回到了哪段岁月,完全没有发现朱厚照的到来。

  “曾祖母,秋风甚寒,莫要凉了身子。”

  朱厚照从宫女手上领过一件披衣,悄然盖在老人后背之上。

  “好啊好啊,照儿你倒是许久没有来我这里了。”

  周氏言语温柔,一手握住小朱的手,另一只手揉了揉后者的脑袋,喜悦心情不言即明。

  朱厚照回道:“曾祖母躬安,孙儿自出阁以来课业繁重,是以少来探视。孙儿以后定会常来曾祖母居所。”

  “好孩子,最近又长高了不少。”周氏打量了一下孙儿,发现曾孙的个头拔高许多,随后话锋一转,“祖母这里有荣儿常来已是足够。照儿你一月能来两次,祖母也已经知足,切不可偏废学业。懿文太子、仁皇帝自幼勤学好读、积年辛苦之下才得博文广识,照儿理当效仿先辈刻苦求学。”

  谆谆教导之言完全是发自肺腑。

  朱厚照点头称是,心里的计划却是泡了汤。

  他原本是想说几句顺风话安慰曾祖母,勾起对方对自己的疼爱。然后朱厚照就可以用陪伴曾祖母的理由去弘治皇帝那里多争取一些假期。

  可是行不通啊,显然这位太皇太后是识大体的人,行事自有分寸。

  “荣儿为何没有同你一起来?”没有看到曾孙女的到来,周氏出口问道。

  往常朱厚照和妹妹都是一起来探视的,今天偏偏漏掉了一个人。

  朱厚照闻言,眼睛微微眯起,太康公主的事情多半是不能告诉对方的。

  妹妹朱秀荣昏倒已经是昨天的事情,按照宫里的特性,这会儿信息早就在大伙耳边溜过好几圈了。

  然而地位尊崇的太皇太后这里却没有消息,只能说有人封了口。

  这种做法比较妥当,老人家嘛,血压高、身体机能下降,大惊大气之下容易伤身。弘治隐瞒消息估计就是这个原因。

  略微权衡一下之后,朱厚照还是准备如实告知。

  毕竟朱佑樘对宗教十分痴迷,要想除掉那个肾虚道人,还得从长辈这里借力。

  “孙儿不敢欺瞒曾祖母,皇妹她昨夜突发病症,已是昏迷过去。现在是母后在坤宁宫照顾皇妹。”朱厚照道出原委。

  看到老人情绪有所波动,朱厚照立即宽慰道:“曾祖母大可不必担忧,皇妹的病情并不严重。太医院的何院判已在古籍之上寻得救治方法。孙儿以为,皇妹的病情过几日便可痊愈。”

  周氏的反应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大,终归是历经世事的人,不会因为一件事情气血逆流、激动过头。

  但她还是免不了担心,做长辈的一辈子都在操心儿孙。

  在朱厚照的搀扶下,老人缓缓从檀木椅上站起。

  这时,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迹更加清晰了。周氏站立之时,脊背很明显是有些回缩。

  “去告诉樘儿,哀家今日身体不适。”

  周氏转身对身边的宫女说道。

  那宫女应承一声,便一路小跑。

  周氏平时并没有这般行事,她知道朱佑樘政务繁忙、没有多少闲暇时间。可是今天她必须把孙子叫来,亲口问问曾孙女的病情。

  朱厚照把老人家搀扶到了近旁的凉亭:“曾祖母不要动怒,父皇并不是有意欺瞒您的。他是怕您知道此事会着急上火,气坏了身子骨。”

  “哀家年事渐高,身体确实一年不如一年,可他这次不该瞒着哀家。哀家年轻时经历的大风大浪多了去。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失了分寸。”

  周氏将朱厚照的手放下,脱离了众人的搀扶,拄着拐杖站定。

  朱厚照暗叹,不愧是历经四朝的女人,心性并未因为年龄的增长而衰退。

  还没有半刻钟,朱佑樘就和张皇后带着御医赶到清宁宫。

  可是大伙看到老人家好好地站在凉亭中,精神矍铄,并没有任何病态。

  “皇祖母躬安,孙儿这就让太医为您诊治。”朱佑樘行礼道。

  周氏伸手挥退御医:“哀家无事,就不必劳烦御医们了。只是哀家倒有一事问你,荣儿是否昨日昏迷?”

  朱佑樘和张皇后二人面面相觑,明明已将消息封锁,太皇太后如何得知?

  疑问在朱佑樘看见老人衣角下方的第三只靴子时就已经解决。

  尺码极小的靴子,红黄相间,还是黑底。

  倒底是哪个家伙躲在老人家身后,弘治不用想都能猜到。

  臭小子!

  敢泄露消息,等会再来收拾你!

  朱佑樘面色微微发青:“皇祖母,此事确实是孙儿考虑不周。荣儿昨日确实是昏迷了,孙儿不想因为此事惊扰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