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明终极玩家 > 第19章.劳资本来就知道

我的书架

第19章.劳资本来就知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了不打草惊蛇,朱厚照还是要恐吓一下对方,双手背负在身后:“本宫所记不差的话,这李广乃是内官监的太监吧?”

  刘瑾面色突然凝重起来,太子与那李太监并未如何接触过,或许只是有过几面之缘,估计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就是这个一心不闻外事的太子,却知道对方是内官监里的人。

  疑心是有了,但刘瑾也没有自乱阵脚,颤声答道:“太子爷所言不差。”

  见前者表现还算淡定,朱厚照就不和对方来什么虚的了,直接把话挑明:“本宫曾闻刘伴伴与李太监有旧,不知是不是某些人以讹传讹。”

  刘瑾大惊,他和李广之间的那点恩义,本就较为隐秘。而且当时李广救他也不是用的内官监的名义,实际上是假托其他权宦的关系。给他刘某人介绍工作,也是暗中进行,保密效果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等秘密被太子知道了,那还真是有些蛋疼。

  吞了一口口水,刘瑾再次将飘在额前的一缕头发撩拨到耳朵后面去,他一时竟然不知该怎么回答太子的提问。

  此事被谁关注也不该被太子关注啊。太子不应该是那个醉心武功的顽童嘛?就算近日心智渐长,也不该去操心这等隐秘的事情。

  他实在是想不清楚太子打探自己的动机,小小年纪就这么多心眼真的好么?连自己身边的伴当都有心怀疑。

  看着太子那深邃的眼眸,刘瑾知道自己不能再磨蹭了,实话实说道:“此事确实是如殿下所说,奴婢当年犯事,是这太监大人为奴婢四处奔走,打通关节。奴婢得救之后也是太监大人为奴婢谋求了一分东宫的差事。”

  刘瑾一口一个太监自然不是对恩主的蔑称。内官的职务也是分为长随、奉御、典簿、监丞、少监、太监,等级分明,每个境界之间如同鸿沟一般难以跨越,刚进宫的新人一般很难实行越阶升迁。而能做到太监级别,基本上都是宫里的斗帝强者了。

  只是后面大家习惯把宦官唤作太监,才用一个官名概称全部。

  “只有这些么,刘伴伴好好想想,是不是忘记了些什么。”朱厚照还想诈些别的东西出来。

  这下刘瑾不太淡定了,自己该说的都说了,太子居然连某些小事都要详闻。

  “这个,奴婢与那李太监往来并不密切,只是逢年过节去孝敬一些礼物。”刘瑾内心骇浪滚滚。

  朱厚照笑了,只是这个笑容怎么看也不像是孩童的笑容。

  事情果然和他知道的差不多。

  朱厚照心中暗忖道:没办法,哥就是知道你的事情,你不说我也知道。

  其实他也没有暗中去调查刘瑾,只是一个偶然机会让他知道了刘瑾和李广的关系。

  在前世读初中的时候,有个叫当年明月的人写了一本明朝那事,全网大火。朱某人自然也不能免俗,他尝试性地去读了几章,发现写得蛮好看的,读着读着就变成了一个明粉。

  那时候觉得明武宗朱厚照这个人太特么有趣了,就去了解了一下正德朝的事情,还顺便研究了一下“立皇帝”刘公公的事迹。最后从史书中知道了李广和刘瑾的关系。

  真是无巧不成书。

  朱厚照使劲地拍拍刘瑾的后背:“原来这其中还有这样的根由,重阳将至,刘伴伴不要忘了去孝敬一下李太监。”

  跪在地上的刘瑾差点重心不稳,那几巴掌力道还不小。

  “奴婢知道该怎么做了。”刘瑾倒吸一口寒气。

  太子的意思是一切照旧,不要惊动了李广那厮。

  原本他刘瑾是想做两手准备的,给太子回报消息之后,又暗中给内官监递张条子旁敲侧击一下。这样两头不吃亏。

  可是两头恰的基础是建立在太子不知他和李广的特殊关系上面,现在太子把什么都打听清楚了,也就做不得墙头草了。

  看着刘瑾还不肯起来,朱厚照问道:“刘伴伴还有事吗?此间事了,你也好好休息一下,不要累坏了身子。”

  “奴婢遵命。”

  刘瑾颤颤巍巍地走出房门,走路远没有前几天矫健了,也不知道是不跪久了腿麻。

  等到前者走远,朱厚照立刻露出了歪嘴笑容。刘瑾之前打的主意,朱厚照大概能猜到。只不过刚才一番恐吓加暗示,对方应该会放弃双线操作。

  想必那刘瑾也知道,太子才是最稳的船票,能成为一代权宦的人,不会连这么简单的站队都不会。

  李广年岁也过五旬,就算不遭遇什么意外,顶破天也到七八十,怎么看都活不过一个太子。而且历史上这家伙因为惹毛了太皇太后而自杀了。

  朝中文臣们也早就看这家伙不顺眼,到时候来个借刀杀人、驱虎吞狼,也不是不行。就算没有算计成功,不是还有弘治皇帝兜底么。

  我朱某人可还是个孩子啊。

  朱厚照心中如是想道。

  入夜,朱厚照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对付过去了。

  他趁着宫女太监们不注意,又悄悄溜出清宁宫。

  凭着前身的记忆,朱厚照来到了一个庭院里。这地方照哥以前经常来玩,只是出阁读书之后没有那么多时间,自然也就来得很少了。

  朱厚照手里拿着一盏油灯,火光照见周围几丈。

  他往庭院偏西的地方走了几步,果然发现一颗枝繁叶茂的枣树。其实枝叶多不多的不重要,主要是上面的枣子成熟了。

  朱厚照在庭院里找到一把长杆大扫帚。随后,将铜柄油灯放在地上,捡起两块瓦片构成倒三角为油灯挡风。

  在确保灯火不会被夜风吹灭之后,他抄起扫帚疯狂地收割枣子。

  嚓嚓嚓。

  扫帚刷到树叶,发出清脆的摩挲声。

  第一颗、第二颗……第N颗枣子落在地上。

  朱厚照也不拿去用清水洗洗,直接捡起一颗红皮枣子扔进嘴中,剔肉吐核一气呵成。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

  这个时候的枣树没有经过嫁接和各种科学施肥,果实甜度比不上后世的枣,不过口感还是比较脆的。

  仔细一尝,好像水分也不是特别多。

  “嘿嘿,这东西挂久了口感就会差,泡酒什么都是虚的,我先代那个老倌品尝一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