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妙手小神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花了冤枉钱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八章 花了冤枉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天后,齐韵如约而至开车来接李长生一起向帝皇大厦出发。
今天齐韵穿着一身红色的晚礼服,把身材包裹的前凸后翘,更加性感匀称,长发飘飘从肩膀滑了下来,雪白的脖子一片白晃晃,看了只想让人想入非非,微微一笑,多了一种风情万种的味道。
就连李长生此时都有了心动的感觉,一路上一直直视前方。
看到李长生这个样子,齐韵问道:“怎么我今天不漂亮吗,为什么你一眼都没正视过我。”
李长生偏过头来,“大姐就是因为你太漂亮了,我才不敢正视啊。”
“咯咯……”齐韵笑了起来,笑的花枝招展,并且故意用手在脖子上划拉。
李长生看着那一片白茫茫光滑的脖颈,吓的赶忙把头扭了过去。
“哈哈哈,我发现你这人太有意思了。”惹的齐韵又是一阵大笑。
跟美女在一起的时间过的总是很快,不一会的功夫车子就驶出了东海,又行驶了半个小时,到达了帝皇大厦。
这就是褚家的产业,据说这里面应有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里做不到的,绝对会让你享受到皇帝般的乐趣,因而命名为帝皇大厦。
帝皇大厦非常高,大概有三十多层,十层以下是专门卖东西的地方,衣服首饰,金银玉器,总之应有尽有,10楼以上是专门娱乐的地方,按摩洗浴,唱歌跳舞,……,20楼以上是专门接待贵客,举办活动,生日宴会的场所。
这次拍卖会就是在26楼举办,李长生和齐韵坐着电梯很快到了26楼。
刚上楼就看到在门口站着十几个身高体壮的保安,与其他地方的保安不同,这里的人都穿着笔挺的名牌西装,一个个身姿挺拔,看起来气势逼人。
齐韵出示了自己的会员证之后保镖马上放行,两个人向里面走去。
“韵韵,你怎么才来啊。”
只见一个年轻人迎了上来,脸上带着一丝温暖的笑意,让人看起来感觉很亲切。
齐韵为了表演的真实,特意用手挽住了李长生的胳膊,李长生微微愣了一下,没有拒绝,恐怕这就是齐韵说的那只苍蝇了。
年轻人看到齐韵挽着的李长生,眼中迅速闪过一抹寒芒,但脸上的笑容依旧那样亲切。
李长生立即用神识敏锐的捕捉到了他眼神中的变化,意识到这人恐怕极不好对付。这家伙就是一个笑面虎,阴狠至极。
看到这人之后,齐韵的神色微微一变,紧接着说道:“褚文信,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男朋友李长生。”
听到齐韵亲手承认这个人是他的男朋友,褚文信眼中再次透出一丝阴狠,脸上却乐呵呵的说道:“李先生吗,欢迎来到我们帝皇大厦。”
虽然表面上非常客气,但这家伙心中却已经判了叶不凡李长生的死刑。
一直以来他都把齐韵作为自己的禁脔,不允许任何人染指,一旦有人违反就会遭到他疯狂的报复。
只不过他向来心机深沉,所做的龌龊事根本不被外人知道。
感受到对方的杀意,李长生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只是跟对方微微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齐韵从内心当中非常讨厌褚文信的虚伪,但两家之间有很多业务往来,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
她乐呵呵的说道:“褚大少,难道你长了千里眼吗?怎么我刚来就被你发现了。”
“韵韵来了我当然要亲自接待,之前我已经叮嘱过门口的保安,只要刷到你的会员卡立即向我汇报。”
褚文信说道,“你们来得早了一点,拍卖会还有段时间,要不我们去楼上小赌几把打发下时间,等拍卖会准备完毕咱们再过去。”。。。。。。。。。。。
齐韵也不想一直被褚文信在旁边盯着,总觉得这样有些尴尬,靠在李长生的肩膀上,一副小鸟依人的神态说道:“李长生要不我们去玩两把吧,反正也没意思?”
李长生无所谓的说道:“听你的。”
齐韵对着李长生甜甜的笑道:“那好,我们去吧。”
“李先生,我来给你们带路。”
褚文信说完在前面带路,而就当他转过身来那一刻,脸上的笑容迅速消失不见,化作一抹狰狞的阴狠。
刚刚齐韵和李长生的亲密已经深深刺痛了他,他要想个办法报复眼前这个年轻人,而拉两个人进赌场就是他的计划之一。
赌场是他的,在这里他就是王,想让谁输谁就输,想让谁赢谁就赢。
三个人很快上了楼,进门后,里面骰子声,还有那些赌徒的叫喊声好不热闹。
大厅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人,这些人一个个叼着烟,神情兴奋的聚在赌桌前,玩得不亦乐乎。
在人流当中穿梭着一个个衣着暴露的女服务生,旁边更是站满了黑西装的彪形大汉。
褚文信说道:“这里太吵了,咱们去贵宾厅玩两把吧,那里环境清静。”
说完他带着两个人走到了旁边的贵宾厅,这里相比大厅要安静了许多,虽然也都是赌客,但这些人身上衣装华贵,行为举止也都相对收敛。
褚文信对两个人说道:“韵韵,喜欢玩什么就去玩,输了记我账上,赢了是你的。”
齐韵说道:“我听李长生的。”
李长生淡淡的说道:“褚先生,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我对这东西确实不太感兴趣。”
褚文信微微一笑,对齐韵说道:“韵韵,你男朋友怎么这么胆小,连赌两把的勇气都没有吗?”
这家伙心机深沉,知道男人在女人面前最看重的是面子,所以选择了在齐韵这边做突破口。
齐韵之前虽然来过几次帝皇大厦,但是赌场还是第一次进来,非常好奇,跃跃欲试的说道:“李长生,既然来了,要不咱们就玩两把吧。”
李长生怎么会看不出褚文信的那点心思,嘴角不由泛起一抹玩味的笑意,既然人家非追着送钱,那自己只能却之不恭。
他说道:“既然褚先生这样说了,那我就试试运气吧。”
褚文信心中暗自冷笑,眼前这个年轻人终究还是太嫩了,三言两语就被拉下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