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妙手小神医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药灵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八十一章 药灵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就是钱嘛,他有的是。
“那个谁,赶紧把账给这位大哥结了,一点眼色没有,你吃干饭的。”一脚踹向小弟,刘飞宇雄姿英发。
“你的过来,把身上所有钱交出来。”
谁想李长生眼睛一转,灵光一闪,“男人有钱就学坏,你把钱交给我,我替你姐暂时保管着,等你长大结婚再给你。”
啊?!
刘飞宇眼珠子都被惊掉了,神经再度错乱,“大哥,这算不算抢劫啊?”
“算。”李长生毫不做作点头。
呜呜,把卡交出,再手机支付宝转账后,刘飞宇最后还是流淌出无比悔恨的泪珠。
他突然觉得浑身冰冷。
雪花飘飘,北风李李。
天地一片苍茫!
一场风波,在李长生路见不平一声吼后,暂时平息。
见到刘飞宇等人离开极味海鲜楼,白思怡面带仓惶之色,急忙劝道:“李大哥,趁着刘家还不知道这事,你赶紧走吧。”
离着东海越远越好。
“李长生,这刘家可不是好惹的,你难道就不怕弄巧成拙?”
田伯君知道些内情,能猜到李长生的小心思。
然而李长生这样做,类似玩火,一个不慎则引火烧身。
“还有火云山神秘极了,同样凶名在外,不可小觑。”
“田老你们放心,我做事自有分寸。”李长生重新找了一张桌子坐下,示意服务员过来点菜,就像什么事没发生过似的。
“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思吃!”白思怡是真的着急上火。
尤其见李长生满不在意的表情,更是心慌慌。
李长生笑了笑道:“小白你还是多担心你自己吧,惹上刘飞宇,我能帮你一次,不可能时刻守在你身旁。”
“唉,都怪我,太傻太天真。”提起这个,白思怡眼中一暗。
本来父亲出了事,家里经营发生困难,她想着为家庭分忧。
谁料却是羊入虎口,差点赔了夫人又折兵。
“巧了,老田就是东海名医,你爸头疼难忍的怪病,找他正合适。”吃着海鲜,李长生替女子指出一条明路。
只要能治好白父的怪病,即可解决白家经营困难的根源。
所有问题迎刃而解。
“真的,田老求求你啦,帮帮我吧?”白思怡当场想要跪下,情绪激动。
“别这样,既然碰上了,不能不管。”
不管田伯君还有个条件,那就是带上李长生,“其实我哪里算名医,在李长生面前不值一提,你也去吧。”
经过龙家的事,他暗中把对方摆到世外高手的位置。
若没年轻的李长生跟着,心里就有点慌。
“我当然去,咱俩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干杯!”
“干杯!”
……
约定好时间地点,等回到酒店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
李长生手上还拿着一份打包好的极品海鲜八宝粥。
听着里间平稳的呼吸声,他轻手轻脚把东西放在桌上,又在外边胡乱冲洗一番。
没有立刻入睡,他反而盘膝打坐,运气调理。
随着一个个大刘天的真气运行,体内不断有暖暖的热流活动。
除了能缓解一天的疲劳,排出积累的酒气外,还能强身健体,焕发精气神。
这是李长生日常修行的一部分,修炼的《真武七星秘法》,乃是仙医门中秘术。
当然,其实他还会点别家门派的功夫,但主修的依然是这个秘法。
传说修行到高深处,还能破碎虚空羽化飞升。
眼下他练到了第三层,即天玑卷,勉强算初窥门径。
就在此时,从主卧内边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小河流水哗啦啦。
一个黑影蹑手蹑脚走来,大气不敢出。
李长生正沉心运气,没有去管外界,眼前风声呼呼,好似重物砸来。
尽管所有精神放到修行,可毕竟是高手。
他一个侧身躲开,瞬间鲤鱼打挺跃起。
如猛虎扑过去,将对手扑倒,一个非常漂亮的巴西柔术十字锁,牢牢锁住对方。
啊!
糟糕!
按住黑影后,李长生本能察觉不对。
因为这个声音似曾相识,完全不像是坏人。
幽香飘来,非常的熟悉。
“你这是干什么?”黑夜中,李长生眼眸贼亮。
他能看清被牢牢锁住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陈美琪。
女孩正脸朝上此刻惊慌失措,美眸中全是恐惧,正要大喊求救。
不停挣扎的时候,显得十分慌乱,如此情形倒是把人搞的非常不好意思。
“别叫,是我,李长生。”伸手捂住女孩的嘴,李长生有点哭笑不得。
好端端的,你拿个花瓶砸他干嘛。
搞突然袭击,你不行。
“你、你……”昏暗的光线下,陈美琪依稀只能看到一个面部轮廓。
“别叫,也别怕,你难道还听不出我的声音么。”
李长生能够看清身-下女孩子的恐慌表情。
作为明星,陈美琪原本娇美的的容颜,此时此刻却完全被破坏,只有呜呜的鸣咽。
大半夜睡的正香,发现房里多出一人,她明显害怕极了,甚至失去了平时的思考能力。
“你,你先起来,力气这么大,弄疼我了。”
“哦哦,安慕骚瑞。”李长生有些尴尬地双手举高,示意他没有主动出击的意图,然后站起身。
不着痕迹地微微后站,掩饰一下。
这不能完全怪他。
年轻人嘛,血气方刚的,大晚上的又是这样突然袭击,他产生本能的反应实属正常。
不微微一笑,如何表示尊敬。
“骚你个头!”陈美琪此时睡意全醒,不害怕,也不紧张了。
“你回来为什么不说一声,我还以为进贼了。”
她迷迷糊糊的,没想到在自己房间内会有一道黑影出没,本能就感到危险。
生怕对方对自己做些什么,于是选择先下手为强。
“大半夜把人叫醒,有毛病啊,你个小迷糊。”李长生用手戳了下女伴的小脑瓜,一天天的想什么。
想起对方那娇弱的风情,心中忽然空落落的。
把灯打开,室内一片明亮。
此时的陈美琪因为刚才的打斗,头发显得有些凌乱,却正好把她的姣好身材部分地展露出来。
发梢还散发出好闻的气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