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结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一言未发,拿着照片转身就离开了。

顾知恩勾唇一笑,这张照片是她专门雇用专业摄影师,在江晚漾送殷朗去医院那天偷拍到的。

采用了借位技术,选择一个巧妙的角度拍摄出想要的效果,从照片上看去两人关系非常亲密,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

江晚漾回到碧云尚都上了楼,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灵魂。

她要报仇。

门砰的一声被踹开,蒋舟意冲了进来。

蒋舟意看到躺在床上的江晚漾,厉声喝到:“江晚漾,你还有脸睡。”

说着上前抓住江晚漾的头发用力将她拽起。

下一秒,只见江晚漾的整个身体瘫软的垂了下来。

“还给我装死!”

“来人,提一桶凉水,给我浇醒她!”蒋舟意冷声命令。

水兜头泼下,江晚漾剧烈的咳嗽。

她面如白纸,躺在雪白的床单上,如枯萎的花朵。

蒋舟意目光如暗夜修罗。

江晚漾感受到了某人周身那疯狂肆虐的气息,身体不由得一震。

蒋舟意将照片狠狠的甩在她面前。

“你有什么要辩解的么?”他寒着脸问。

江晚漾看过去,突然大声的笑了起来。

她红着眼摇头,道:“没有,这就是我,我就是跟别人好了!”

她看着他,笑的流出了眼泪,“蒋舟意,你真是愚蠢又可悲啊!”

几乎是话音落下的瞬间,男人如同被碰触了逆鳞,完全失控。

男人大掌掐住了江晚漾的脖子,

“咳咳……”

江晚漾面部憋的发紫,目光却一直看着蒋舟意。

她又缓缓开口:“我祝你和顾知恩百年好合。”

这句话从她的口中说出,听到蒋舟意的耳朵里满是嘲讽。

他加大了力道。

江晚漾停止了笑,变的面如死灰,神情冰冷的盯着他。

她这副无波无澜的模样激怒了他。

他在看到了什么后,忽的一笑,松开了握住她脖子的手。

他拿到了江晚漾母亲的骨灰盒。

江晚漾脸色一变,伸手欲抢。

蒋舟意看她扑来,将骨灰盒高高举起。

然后打开。

直接将骨灰全部倒在了地上。

江晚漾彻底崩溃了,她跪在地上,双手慌乱的收拢落在地上的骨灰。

她哭的声嘶力竭。

骨灰洒落在地上,洒落在江晚漾的脸上、头发上、衣背上。

她无论怎样拼命的收,都无法完全收回。

“来人!”蒋舟意喊道:“把这个女人带到地下室。”

蒋舟意紧跟了进来,命令随从将鞭子拿来。

他亲手拿过鞭子。

狠狠地抽在江晚漾的身上。

顾知恩好心好意的将她母亲的骨灰盒送去给她。

可是她做了什么。

她差点将人打死。

江晚漾疼的死去活来,她一声疼也没喊,只是抬起头,满脸鲜血的笑了出来,“有本事你就打死我!”

她爱了蒋舟意七年,爱的是如此纯粹和彻底,蒋舟意却留给她的是无尽的伤痛,每一鞭都在一点一点的消耗着她爱他的最后一点热情和勇气,她万念俱灰。

衣服早已被鲜血染红。

不一会,江晚漾已感觉不到疼痛,鞭打声由近及远,直至再也听不见。

翌日午时,江晚漾才慢慢苏醒,她静静的躺在冰冷的地上,眼神空洞,一瞬不瞬的一直盯着天花板。

不知过了多久,从门外进来一个精英模样的男人。

他是蒋舟意请来的律师。

“蒋总特意嘱托我来跟你谈离婚协议的事宜。”他将离婚协议递给江晚漾,“江小姐你可以看看。”

“不用看了。”

她接过律师递来的笔,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她和蒋舟意,彻底结束了。
sitemap